一毛钱的人生哲理

看到题目的时候,我就在想,一毛钱能有什么哲理?作者是不是大谈又俗又老套的金钱问题?才晓得是我想俗了…..

—-
一直以来,我都只抽本地的一种廉价烟,倒不是买不起好一点的,只是特别喜欢它那种纯而不厚的味道罢了,别的烟我反而抽不惯。

前些日子烟价上涨,本来两块钱的烟钱多出了两毛钱的零头。虽然微不足道,但也算是件颇为尴尬的麻烦事儿。我的口袋里一般不喜欢放一些毛票零钱,总觉得现在用得着的地方不多了。可为了买烟,又总会被找回一大把。于是我只好记得出门前装上两个一毛钱的硬币,以备买烟之用。

前 天和朋友小蔡外出的时候,碰巧我俩的烟都抽完了,于是我便掏钱打算再买一包。可摸来摸去,口袋里原有的两毛钱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一个了,我实在是不想再为 了这一毛钱而去兑开一张整钱了,可小蔡正好也没有带零钱的习惯,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拿着准备好的两块一走到一个中年妇女的烟滩前,一脸谦恭的说:“不好意 思,我没有零钱了,就差一毛,能给我拿包黄许昌吗?”

正在和别人海侃的中年妇女一脸不耐烦的说:“我卖一包烟才挣一毛五,你就少给我一毛,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,那我和西北风吧。”
长这么大,我还是头一次因为一毛钱被人当街给了没趣,我当时真想掏出一张百圆大钞摔在她脸上叫她给我拿一包中华,结果小蔡拉了拉我,叫我离开了那儿。

看我一脸的不忿,小蔡劝我说:“不值当的,你要是真买包中华人家看不看得起你是另一说,但你的钱包受损却是不争的事实。不过你要是真咽不下这口气,就让我去试试吧。”

说 完,他从我手中拿走那两块一毛钱,走到一个有烟卖的书报亭前,泰然自若的说:“给我一包黄许昌。”人家把烟递给他,他把那两张一块的纸币放在桌子上,然后 转身就走。人家赶紧叫住他说还差两毛,他一脸惊讶的说:“什么,涨价了?”然后装模作样的在口袋里掏了半天,才把一直夹在指缝里的那一毛钱递过去说:“就 一毛了,该你一毛,下次补给你吧。”人家爽快的答应了。小蔡一脸得意的撕开了烟盒。

整个过程令我大跌眼镜,同样是一毛钱,居 然可以有不同的效果?小蔡点上烟说:“其实我只是抓住了人的心理罢了。像你那样,直接告诉人家你要少给她一毛钱,就等于强迫她要接受少挣一毛钱的事实,人 家本身已经很不爽了,可接下来还要站起来接你的钱,为你拿烟等一系列动作,所以人家宁愿不做你这五分钱的生意。而我,却用了相反的方法,等他完成了拿烟和 接钱的动作之后,才告诉他差一毛钱的事实。而且是在差两毛钱的情况下又补给了他一毛,直观上,他会有一种‘还能少亏一毛’的错觉。综合起来,换了是你估计 也懒得再为了这一毛钱多费唇舌了。最重要的一点,我最后说的那句话也有着它微妙的作用。我说‘该你’,证明我认可了‘欠’这个事实,说‘下次补给你’,则 暗示我也许下次还会来消费。首先人就是有这种天性,有人说欠他的他会有种强势一方的满足感。说白了这跟恭维差不多。其次,我既然暗示了以后还会来买东西, 你觉得他还有必要为了这一毛钱惹得我再也不来了吗?要一个人接受一件他不愿接受的事情很难,可要一个人去适应一件已经成事实的事情就相对简单得多了,何况 我还因势利导的为其理清了利害呢?虽然只是一毛钱的便宜,可道理都是相通,平时你买其他东西的时候一样可以适用。”

我听得真是心悦诚服,五体投地.可我毕竟不像他是念心理学的,我情愿以后出门多拿几个硬币。
—-

平常这种事情太多了,毛钱硬币类的总不喜欢随身带,把它们丢在桌子上的小包包里或是盒子里,卖早餐的大哥就此已经吃了不少亏了,呵呵。

一毛钱的人生哲理》上有 1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