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章子怡的“饭替” 啃了60多个猪蹄儿!

章子怡拍摄《夜宴》不仅有“裸替”,还有“饭替”,我就是她的“饭替”。

“饭替”是干吗的?就是替章子怡吃饭。吃饭也要别人替吗?那当然了,您要知道,电影里的吃饭和平常吃饭不同,为了拍一个镜头,可能要连吃八遍,还可能一天要吃五六顿饭,这么个吃法,把章子怡吃成胃出血那可怎么办?这耽误拍摄进度啊。所以,一定要有饭替。

我当“饭替”最称职了,首先是咱这饭量够大,八岁那时候我一顿就能吃四个馒头;其次是咱这嘴好看,别看我的模样长得不怎么样,嘴可是真漂亮,人生中仅有的一点精华全浓缩到嘴上了。咱那嘴长得,小巧玲珑,丰满性感,抹上口红,描上唇线,用镜头一照,跟章子怡的嘴一模一样。所以到了拍吃饭戏的时候就光拍我这张嘴,绝对以假乱真。

那天,《夜宴》的副导演一个电话把我找去了:“快点过来,今天有你的戏。”我不敢怠慢,立马直奔摄影棚而去,到了地方,副导演先把我领到一间屋子里,让我在那儿等着。

进屋一看,屋子里黑压压坐了四十多人,有男有女,一打听,全是“替”。有替章子怡洗澡的“裸替”;有替章子怡格斗的“武替”;有替章子怡骑马的“马替”,还有替她试灯光的“光替”。我杵杵身边一位老兄:“哥们儿,你是干吗的?”那人说:“我是章子怡的‘脚替’”。

“‘脚替’是干什么的?”我心里纳闷。

那人说:“这电影里有一场戏,是章子怡光着脚丫在山路上奔跑,山路上碎石子太多,扎了章子怡的脚可是不得了,所以就把我找来了,到了那场戏的时候,我光着脚丫替她踩石子去。”

继续阅读